js333 > js333.com > 教授的愤怒值得倾听和尊敬,谁有权撼动大学课

原标题:教授的愤怒值得倾听和尊敬,谁有权撼动大学课

浏览次数:101 时间:2019-11-21

评论:谁有权撼动大学课堂
复旦教授怒斥学生请假维持影星活动秩序
学生会称沟通不足引起误会,并已在事发当天再三向当事老师致歉
媒体评论:教授为何愤怒 “复旦世道变了”
新京报:教授的愤怒值得倾听和尊敬

卢荻秋近日,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张庆熊在该校学术委员会网站上发文称,11月10日,因知名艺人来访,应该上课的35名武警班学员被团委叫去维持秩序而集体缺课。感到愤怒的张庆熊感慨地说:“复旦的世道变了。”(11月20日《北京晨报》)该校学生会对此回应称,“这次事件主要是由沟通上的不完全和我们工作不够深入细致造成的”,因为时间较紧,武警班同学没有事先告知任课老师。在得知学生有课后,在场老师随即带领同学回到课堂上课。相比张庆熊的“愤怒”而言,学生会的这一回应显得相当老练而淡定,以至于不少网友认为张庆熊有点“小题大作”。不过,细究之下则可见学生会的回应明显回避了一个核心问题:团委也好,学生会也罢,有权力在不经过与教务部门、学院,或者哪怕是任课教师沟通协商的情况下,直接让学生集体缺课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不过,复旦团委以行动证明,他们有这个权力,或者是自以为有这个权力。大学以育人为根本要务,课堂则是育人的第一阵地。因此,课堂始终被认为是大学里最神圣的场所。课程安排一经确定,除非遇到不可抗因素,一概是风吹不倒、雷打不动。连任课老师迟到、上课时接听手机等都会被视为教学事故,要受到处罚,更不用说随意调整课程、动辄让学生集体缺课了。不过,大学课堂的这种神圣地位,近年来随着市场文化与官场文化对大学的不断侵蚀,已经慢慢变味。上级领导驾到,要与教师座谈,自然不惜调课、停课;社会名流光临,作报告需要人气,自然要安排学生捧场;举办重要典礼、活动,不能冷场,更是随便拉学生站台……大学4年里,没有在应该上课的时候被拉去当“道具”的学生,怕是极为稀少。前不久,有媒体报道,为迎合“小巨人”姚明的档期,上海某名校甚至打破规定,“一次次推迟报到时间”。有人因此感叹:“姚明面前,无比矮小的中国大学。”显然,这是行政权力干预正常教学秩序的典型表现形式。可悲的是,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大学管理者、教师、学生对此习以为常,甚至以为理所当然。也因此,此次复旦集体缺课事件中,无论是团委下达指令,还是学生执行指令,乃至学生会回应质疑,都显得自然淡定、波澜不兴。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张庆熊“愤怒”的声音尤显难能可贵。大学强调学术优先、育人为本,就应该让教授的声音占据压倒性地位,就应该将课堂、图书馆、实验室作为最神圣的领地。这才应该是大学的最高原则,而不是长官意志和行政权力,更不是商业文化和明星时尚。《科学时报》 (2011-11-21 A1 要闻)更多阅读媒体评论:教授为何愤怒 “复旦世道变了”复旦教授怒斥学生请假维持影星活动秩序

昨日,复旦大学学术委员会网站上登出一篇名为《“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从影星来访,一堂课35人缺席谈起》的文章,作者是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张庆熊。在文中,张庆熊称,2011年11月10日下午,他像往常一样走进教室上课,赫然发现教室里空荡荡,“一个学生上来告诉我,因为香港艺人梁朝伟来访,35名武警班学员被团委叫去维持相辉堂秩序”,因此请假。张庆熊对此十分愤怒,“今天是我多少年来第一次如此生气的日子”,“写这篇文章不是追究个人的责任,而是为了扭转这种偏离正道的习气”。教授感叹“复旦世道变了”张庆熊在文章中表示,自己愤怒的原因不是这些学生没有事先向他请假,甚至也不是“因为学校团委没有经过教务处同意,没有经过哲学学院的同意,就通过武警班的队长让这些学员不来上课而做与娱乐相关的事情”。他最感到愤怒的,是“团委的相关领导分不清楚教学科研是第一位还是娱乐追星是第一位”。在文中,张庆熊还感慨“复旦的世道变了”。他表示,以前自己总是欣慰于“复旦大学的学生勤奋、聪明、好学,他们大部分的时间在课堂、实验室和图书馆内”,但现在,他觉得,“复旦大学一部分学生把追星、娱乐放在第一位了”。“我不反对团委举办娱乐活动,但是如果不把教学放在第一位,不把学术研究当作重点,而迎合社会流俗,就走错了方向。孔夫子说过一句话:‘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张庆熊在文中表示。网友称教授小题大做昨日,记者在复旦大学官方网站上看到一条发布于11月16日,名为《剧组走进复旦与同学畅谈梦想》的消息。文中称,“2011年11月10日,《大魔术师》剧组主要演员梁朝伟、刘青云及导演尔冬升将出席活动”。据几名复旦大学生称,当时活动现场座无虚席。而在网上有不少网友表示,张庆熊说得有理;但也有不少网友认为,教授有点小题大做了。网友@Sapere_js333.com,aude表示:“这个事件中学生没有错。他们是被派去的,不是自己去的。”复旦学生会微博释因由而在昨日上午,梁朝伟访复旦活动的组织方之一、复旦大学学生会官方微博发布情况说明,表示“缺课”一事并非故意为之,而是因为现场排队的同学很多,为了防止安全意外,分管学生会的团委老师与2009级哲学武警班队长协调,请当天下午有时间的武警班同学作为志愿者,在活动开始前协助维持秩序。由于时间较紧,武警班的同学没有事先告知任教老师。不过,在得知学生有课的状况后,在场的老师随即带领武警班同学回到课堂上课,说明情况并承认错误,同时就此事再三向张庆熊致歉。与此同时,复旦大学学生会还表示:“作为学生组织,我们知道学校第一课堂的教学是非常重要的,绝不会因为其他事情耽误同学们的学习,这是学生会搞活动一贯的原则。而这次事件主要是由沟通上的不完全和我们工作不够深入细致造成的,我们这几天也一直在反思和总结,今后一定会从这个事件中吸取教训。”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昨日,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张庆熊在学校学术委员会网站上发表一篇题为《“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从影星来访,一堂课35人缺席谈起》的文章。文章说的是本月10日下午,他照常去给武警班学生讲课,却发现整班35名学生集体缺课,去给来访复旦大学的香港艺人梁朝伟“站岗”的事。张教授后来被告知,这个班的学生是“被团委叫去维持相辉堂秩序”。对此,张教授表示,“今天是我多少年来第一次如此生气的日子”,并感叹“复旦世道变了”。与张教授的愤怒比起来,复旦大学学生组织的反应还是相当淡定的。作为此次活动的组织方之一、复旦大学学生会通过其官方微博,说“这次事件主要是由沟通上的不完全和我们工作不够深入细致造成的”。这种相当“官式”的语言及其表达方式,在相当程度上真切地勾勒出了复旦大学学生组织的成熟与老练。两相对照,倒显得张教授“小题大做”、反应过当。实际上,复旦大学学生组织的成熟与老练还不止体现在其利用官方微博发布的“说明”上。作为活动组织者,他们马上能够想到学校的“武警班”,并且用其所长,真乃独具慧眼也。不仅独具慧眼,而且还独具“想法”。复旦大学学生会的官方微博表示,“作为学生组织,我们知道学校第一课堂的教学是非常重要的,绝不会因为其他事情耽误同学们的学习,这是学生会搞活动一贯的原则”。但是,“知道”、“绝不会”、“原则”,与其把武警班“人尽其才”的实际做法比起来,恰恰说明其根本就没有把武警班的学员作为“同学们”来看待,那个“一贯的原则”也没有“一贯”到武警班这里。不过,看起来,张教授却并没有把武警班的学员当成只是来复旦大学“混文凭”的人。否则,他也不至于感到“如此生气”。“复旦大学一部分学生把追星、娱乐放在第一位了”的现实,使张教授质疑“团委的相关领导分不清楚教学科研是第一位还是娱乐追星是第一位”。但实际上,张教授所指的“团委的相关领导”如此所为,并非是“分不清楚”教学科研与娱乐追星谁是第一位,相反,而是太清楚应该把什么放在“第一位”。当然,这里的“第一位”,可能既不是教学科研,甚至也不是娱乐追星。由复旦大学的学生“大部分的时间在课堂、实验室和图书馆内”,到部分人“把追星、娱乐放在第一位了”,张庆熊教授慨叹复旦大学的“世道”之变。作为哲学系的教授,张庆熊教授当然知道“世道”没有一成不变的道理,但问题在于怎么变、向哪里变。好像就在上个月,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陈伟发表了一篇有关学生会的“博文”。该文一经面世,立刻引来热议。陈教授的文章分析说,现在大学学生会干部为了争取相应的利益,一心追求让领导高兴,遵从的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官本位和奉行形式主义。由此,“在这种氛围中成长的学生,不懂公民美德、公民自治,进社会了还是搞官本位、阿谀奉承,他们能力越强,危害越大”。据说,陈教授的文章发表后,除了本校的教师纷纷表示支持外,还有来自“北大、复旦等高校一些老师的声援与支持”。而在清华大学发起的“你对自己所在学校的团委和学生会是否满意”的调查中,有81%的人对此回答为“否”。两个教授,一南一北,曲虽异和却众,足见彼道不孤,因为“世道在人心”。更多阅读复旦教授怒斥学生请假维持影星活动秩序高校学生会官僚化 学生干部获保研成潜规则人大副教授称大学学生会成藏污纳垢之地

本周,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张庆熊在该校学术委员会网站上登出一篇名为《“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从影星来访,一堂课35人缺席谈起》的文章,披露11月10日下午,他走进教室上课时,发现教室里空荡荡的,原来是香港艺人梁朝伟来访,35名武警班学员被团委叫去维持秩序。张庆熊对此十分愤怒,认为:不把教学放在第一位,不把学术研究当作重点,而迎合社会流俗,就走错了方向。张教授的话,瞬间引起两派尖锐的观点交锋。一派认为教授批评校园中一部分学生把追星和娱乐放在第一位,使大学陷于流俗;而另一派则认为教授是小题大做,危言耸听,思想没有与时俱进。任何一句话,如果脱离了说话的语境来讨论,就可能会陷入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陷入到一种无法分清是非的意气泥潭中。张教授愤怒发言的语境,是一个老师走进课堂之后发现在预先不知情的情况下,教室里有几十个学生不见了。他的发言,既有自己尊严受损的愤怒;又有对学生们在课业与明星之间选择的痛心;也有对学校管理机构在教学与娱乐之间未摆正位置的不满。应该说张教授的担心,并不是无感而发的。作为长年工作生活在大学校园里的人,他对学生中存在的一些现象,想必是了然于心的。一些孩子在经过严酷的高考进入大学之后的突然放松,将娱乐与学习的位置摆不端正,无休止地上网或追星的现象,应该是普遍存在的。这与老教授心目中应该有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课堂、实验室和图书馆内”学习的理想化学生生活,肯定有较大的距离。而35人缺课事件,也许是久已积压的担忧和郁闷的总爆发。而这次总爆发之后引发的争议和讨论,想必能让学校管理者和学生,对这件事情引起足够的重视。学校应该以教学为第一,这个道理是颠扑不破的。但二十一世纪的校园,是否还能回到只读书不闻窗外事的古典氛围中,也是存疑的。张教授以一个学人的拳拳之心,表达出的愤怒与“小题大做”,是以对学问和学生真诚的爱为基础的。这种真诚的愤怒,值得尊敬和倾听。更多阅读复旦教授张庆熊谈“怒斥学生缺课追星”评论:“大学的世道”怎么变评论:谁有权撼动大学课堂媒体评论:教授为何愤怒 “复旦世道变了”复旦教授怒斥学生请假维持影星活动秩序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js333发布于js3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教授的愤怒值得倾听和尊敬,谁有权撼动大学课

关键词:

上一篇:中德合作通用生物培养箱随,实践十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