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333 > js333.com > 科教融合,送本科生出国

原标题:科教融合,送本科生出国

浏览次数:198 时间:2019-09-25

“我在MIT,遥望国科大”

本着既要打牢基础、也尊重兴趣天赋的出发点,国科大为本科生设计了“三段式”培养方案。第一阶段为公共基础课学习,学习结束后,学生可以重新选择最感兴趣的专业,也可以申请相应调整学业导师;第二阶段为专业基础课学习,重点学习本专业基础性课程,结束后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具体专业方向,确定专业导师;第三阶段为第四学年的专业学习和科研实践。

“科教融合”是国科大极具特色的培养模式。中科院副院长、国科大校长丁仲礼院士在该校2014年开学典礼上就曾谈到,国科大是在“科教融合”的体制下,同中科院下辖的104个研究所一起,实行“共有、共治、共享”的特殊大学。中科院党组赋予国科大的核心使命是:利用科教融合平台,遴选中科院最优质教育、教学资源,适当引入外部资源,提供给研究生和本科生,造就高素质创新人才。

近日,记者从国科大获悉,这拨儿本科生中有290人即将毕业,其中直接就业的仅有7人,其余243名毕业生明确将继续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毕业生深造率达83.8%。此外,1人结业,1人在休学,30人延期毕业,10人退学。

而截至5月,已有MIT、哥伦比亚大学、牛津大学等16所高校与国科大签订了合作协议,明确表示支持“本科生赴境外学习交流计划”,可接收的访学人数远超2014级本科生在学总人数;另有英国剑桥大学、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等5所高校与国科大达成了合作意向。

国科大2014级化学专业本科生曹政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上课时遇到了这样的“惊喜”——教《有机化学》的老师竟是自己在课本里学到的那个环化反应的创始者。

到了46学期,专业基础课加上了少量专业方向课,还给学生留下不少时间选修其他学科课程。此外,学生要在学业导师的指导下从事科学研究。在这里便不得不提,国科大的“豪华”师资阵容。

首届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已于今年6月初完成。毕业论文导师分布在中科院29个研究所、国科大5个学院等单位,生师比为1:1.38。其中,中科院研究所导师202人,占毕业论文导师总数的94.8%,其毕业论文课题,来自国家级、省部级课题的占比50.51%。其中,110篇毕业论文来源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9篇来源于“973”“863”项目。

“精英教育”长什么样?

而截至2017年5月,已有麻省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牛津大学16所境外知名高校与国科大签订了合作协议,明确表示支持“本科生赴境外学习交流计划”,可接收的访学人数远超2014级本科生在学总人数;另有剑桥大学、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等5所高校与国科大达成了合作意向。

今年,国科大计划招收398名本科生。对于之后的本科教学,席南华表示,将会更多地听取学生意见,重视学生反馈,坚持有益探索,改善不足之处。

“科教融合”是国科大极具特色的培养模式。中科院副院长、国科大校长丁仲礼院士在该校2014年开学典礼上就曾谈到,国科大是在“科教融合”的体制下,同中科院下辖的104个研究所一起,实行“共有、共治、共享”的特殊大学。中科院党组赋予国科大的核心使命是:利用科教融合平台,遴选中科院最优质教育、教学资源,适当引入外部资源,提供给研究生和本科生,造就高素质创新人才。

这让人不禁要问,下“血本”把自己的学生送出去,国科大为何如此用心良苦?

这让人不禁要问,下“血本”把自己的学生送出去,国科大为何如此用心良苦?

对于这一“成绩单”,国科大本科教学委员会主任席南华院士表示,首届本科人才培养工作成果基本符合预期,但还没有达到最满意的程度。而在这份成绩单之中,可以说,有学生自身的付出,也有着国科大“科教融合”培养模式的功劳。

踏入大学校门之后具体如何培养?“基本方针是小规模、强化基础、文理交融、促进交叉、因材施教、注重科研、培养精英,探索‘科教融合’培养新模式。”席南华概括。

“在MIT,仿佛回到了两年多前刚刚走入国科大时,你不知道院士们什么时候就会走上讲台,每天都充满着期待和憧憬。”曹政说。不过他也怀念在国科大的日子,在那里,写作业遇到困难或是习题课听不懂时,可以随时联系任课老师答疑解惑;而在MIT,邮箱是唯一可以联系教授的工具。“但想来,这也许不失为另一种学习体验,尤其对理工科类的学生,终有一天要独自走上科研之路,具备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尤为重要”。

而到2017年秋季学期,还会有更多本科生有机会亲赴13所境外著名高校访问学习,他们将行走在牛津大学、慕尼黑工业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瑞典皇家理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等世界顶尖高校的校园里,像第一批迈出国门的陈冰露、曹政等人一样,过一段忙碌而又诗意的生活。

令人惊喜的是,首批本科生的毕业论文中涌现出不少“高大上”的课题。2018届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毕业生董亦楠在答辩时就发现,与自己同组答辩的同学的毕业论文题目包括了量子点、纳米线、超晶格材料等多种材料,涉及了量子光源、激光器、电子皮肤等各种前沿应用,“这些均是材料领域的前沿课题,选题立意十分新颖,他们的研究工作都具相当的创新性”。

本科生培养全程实行学业导师制,每人一导师,引导学生合理规划学业和未来发展。本科生学业导师共982人,其中院士76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388人、“千人计划”入选者68人。此外,本科课程主讲教师共有457人,其中正高级职称306人,占比67%,其中院士18人、长江学者3人。20172018学年,本科基础课均由正教授及5位院士授课,10位院士为本科生授通选课程。

而“本科生赴境外学习交流计划”就在第三阶段实施。“这半年的学习,对本科生的长远培养以及今后的发展非常关键,我们希望学生能够珍惜宝贵机会。当然,这也是对国科大教学方式和模式的检验。”丁仲礼说。

送本科生出国 国科大下了一步什么棋?

而针对本科生开设的科研实践课,学生前往中科院各研究所进行1-4周的实践活动,与科学家面对面,接触先进科研设备、感受科研魅力、激发科研兴趣。专业研讨类课程每十人左右一个班级,进行研讨式教学。

具体来讲,这243名毕业生中共有84人到境外留学,其中11人进入全球TOP10高校深造,52人进入全球TOP100高校(含前十),占毕业人数的17.9%;另外159名毕业生选择国内读研,包括155人在国科大(中科院各研究所)继续读研,另外4人分别选读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上海交通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以及今年4月教育部正式批复同意设立的西湖大学。

值得注意的是,国科大不但为这些学生承担了访学期间的学费和医疗保险,对家庭困难的学生还可以提供无息生活费借款。

“我在MIT,遥望国科大,两所优秀的研究型大学,好像我的两个百宝箱,在带给我惊喜的同时,更让我不断地进步和成长。”他说。

最后一座“大山”,也就是78学期,学校将会为学生提供机会到世界名校访学交流一个学期,据了解,2014级本科生参加访学项目的有186人,约占在学人数的60%。同时,学生需要到中科院各相关研究所做毕业论文。

令人惊喜的是,首批本科生的毕业论文中涌现出不少“高大上”的课题。2018届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毕业生董亦楠在答辩时就发现,与自己同组答辩的同学的毕业论文题目包括了量子点、纳米线、超晶格材料等多种材料,涉及了量子光源、激光器、电子皮肤等各种前沿应用,“这些均是材料领域的前沿课题,选题立意十分新颖,他们的研究工作都具相当的创新性”。

而到2017年秋季学期,还会有更多本科生有机会亲赴13所境外著名高校访问学习,他们将行走在牛津大学等世界顶尖高校的校园里,像第一批迈出国门的陈冰露、曹政等人一样,过一段忙碌而又诗意的生活。

中科院副院长、国科大校长丁仲礼说,虽然国科大本科是小规模招生,但学校对本科生的投入也非常之大。

中科院院士李永舫便是其中的一位。自2015年2月开始,李永舫便开始担任本科生化学原理课的教师,如今已是他教学的第四年,每周四节课。课程结束前,李永舫总会给学生“加餐”——像作学术报告一样为学生讲授他所研究的领域的前沿进展,把它融入到基础知识中去。在李永舫看来,这也是科学家为本科生讲课的一大优势。

中科院院士李永舫便是其中的一位。自2015年2月开始,李永舫便开始担任本科生化学原理课的教师,如今已是他教学的第四年,每周四节课。课程结束前,李永舫总会给学生“加餐”——像作学术报告一样为学生讲授他所研究的领域的前沿进展,把它融入到基础知识中去。在李永舫看来,这也是科学家为本科生讲课的一大优势。

的确如此,国科大招收本科生,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培养造就追求科学梦想、献身科学事业、立志科学报国的未来科技领军人才。正如丁仲礼说过的那样,“国科大培养的不是野战军,而是‘特种兵’,是未来的科学家”,而要培养未来的科学家,就“一定不能短视,要有长远眼光”。

不过曹政也承认,在写作业或者进行习题课时,自己还是会怀念在国科大的日子。在国科大,写作业遇到困难或是习题课听不懂时,可以随时联系任课老师答疑解惑;而在MIT,教授下课后便会回到实验室,邮箱是唯一可以联系的工具,学习上遇到任何困难都只能靠自己去解决。“但想来,这也许不失为另一种学习体验,尤其对理工科类的学生,终有一天要独自走上科研之路,具备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尤为重要。”

(原载于《中国青年报》 2018-06-19 01版)

图片 1

国科大2014级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本科生陈冰露今年被选派到美国常春藤盟校哥伦比亚大学。在哥大学习一个多月之后,她被这所不设围墙的学校的自由学习氛围所深深感染,也为学校严苛的核心课程体系而通宵达旦地学习。

而“本科生赴境外学习交流计划”就在第三阶段实施,每个大三下学期或大四上学期的学生,都将有机会到境外高水平大学或科研机构学习研修一学期,开阔国际视野,培养跨文化交流能力。“这半年的学习,对本科生的长远培养以及今后的发展非常关键,我们希望学生能够珍惜宝贵机会。当然,这也是对国科大教学方式和模式的检验。”丁仲礼说。

最初接触大一的数学、物理、计算机课程时,2014级化学专业学生刘钰有些不适应。“相对于高中的学习经历,大学的每门课程、每节课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理解与消化,而需要反复体会才能吃透的学科内容,易让人产生挫败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孙庆玲

在MIT的日子也让曹政的内心更笃定,自己身为国科大人而感到骄傲。他的亲身经历证明,国科大的课程设置和科研实践,都和这所世界顶尖高校如此相似;他之前在国科大所学到的知识,也确实都是最前沿的科学理论。

世界名校随你挑

据初步统计,2014级本科生在学业导师的指导下完成学术论文近80篇,部分论文已发表在国际顶级刊物。之所以取得突出的科研成果,席南华认为,主要得益于国科大所实行的科教融合的培养体制和学业导师制,使得本科生从大二就开始与一线科学家面对面交流,接触先进的科研设备和大科学装置,更加近距离感受了科研的魅力,激发了科研兴趣,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原标题:国科大“科教融合”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4级的本科生只要按规定完成学业,都可以申请赴境外学习。”国科大副校长杨国强说,境外学习安排在本科第三学年或第四学年实施,旨在培养本科生的跨文化交流能力,更多地了解西方文化和思维方式,提升创新意识和综合素质。

国科大首批43名访学的本科生分布在美国、欧洲和新加坡的五所世界顶尖高校,其中麻省理工学院3名、哥伦比亚大学11名、瑞典皇家理工学院6名、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2名、新加坡国立大学21名,学习交流时间为4个月至6个月不等。

在2014级物理学专业学生宁尚龙看来,教学内容确实是难,但受益匪浅。“感觉就像武侠人物,一开始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背诵了很多貌似没用的心法,等武功达到一定境界,才意识到这些心法的宝贵。”

今年,国科大计划招收398名本科生。对于之后的本科教学,席南华表示,将会更多地听取学生意见,重视学生反馈,坚持有益探索,改善不足之处。

截至目前,国科大首届“本科生赴境外学习交流计划”进展顺利,首批43名2014级本科生在2017年元旦后赴境外著名高校进行交流学习,2017年秋季学期访学工作也在稳步推进。

在MIT的日子也让曹政的内心更笃定,让他为自己身为国科大人而感到骄傲。他的亲身经历证明,国科大的课程设置和科研实践,都和这所世界顶尖高校如此相似;他之前在国科大所学到的知识,也确实都是最前沿的科学理论。

首届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已于今年6月初完成。毕业论文导师分布在中科院29个研究所、国科大5个学院等单位,生师比为1:1.38。其中,中科院研究所导师202人,占毕业论文导师总数的94.8%,其毕业论文课题,来自国家级、省部级课题的占比50.51%。其中,110篇毕业论文来源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9篇来源于“973”“863”项目。

在2014级物理学专业学生宁尚龙看来,教学内容确实是难,但受益匪浅。“感觉就像武侠人物,一开始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背诵了很多貌似没用的心法,等武功达到一定境界,才意识到这些心法的宝贵。”

科学网博主吴宝俊在一篇博文中写道,国科大培养本科生是为了教育的理想服务,如果本科生毕业后去世界上更优秀的大学深造,比留在中科院更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世界级人才的话,为什么不送孩子们出去呢?

值得注意的是,国科大不但为这些学生承担了访学期间的学费和医疗保险,对家庭困难的学生还可以提供无息生活费借款。

4年前,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首次招收本科生,共332名,如今到了收获的季节。

而针对本科生开设的科研实践课,学生前往中科院各研究所进行1-4周的实践活动,与科学家面对面,接触先进科研设备、感受科研魅力、激发科研兴趣。专业研讨类课程每十人左右一个班级,进行研讨式教学。

国科大自2014年招收本科生以来,就实行精英化培养模式。中科院副院长、国科大校长丁仲礼说,虽然国科大本科是小规模招生,但学校对本科生的投入非常之大。

在国际学术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出国留学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最近,中国科学院大学(简称“国科大”)首届本科生赴境外高校访学的消息,却引起了广泛关注。

踏入大学校门之后具体如何培养?“基本方针是小规模、强化基础、文理交融、促进交叉、因材施教、注重科研、培养精英,探索‘科教融合’培养新模式。”席南华概括。

对于这一“成绩单”,国科大本科教学委员会主任席南华院士表示,首届本科人才培养工作成果基本符合预期,但还没有达到最满意的程度。而在这份成绩单之中,可以说,有学生自身的付出,也有着国科大“科教融合”培养模式的功劳。

国科大2014级化学专业本科生曹政在MIT上课时遇到了这样的“惊喜”——教有机化学的老师竟是自己在课本里学到的那个环化反应的创始者。

国科大自2014年招收本科生以来,就实行精英化培养模式,目前每年本科招生人数不到400名。

具体来讲,这243名毕业生中共有84人到境外留学,其中11人进入全球TOP10高校深造,52人进入全球TOP100高校,占毕业人数的17.9%;另外159名毕业生选择国内读研,包括155人在国科大继续读研,另外4人分别选读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以及今年4月教育部正式批复同意设立的西湖大学。

这让刘钰感觉受益匪浅——在大一时便曾到中科院化学所光谱组,接触红外、紫外、圆二色光谱仪,上手学了激光共聚焦和全反射荧光显微镜等。大二,进导师杨国强研究员的光化学课题组,大三又进入曹安民研究员课题组学制作锂硫电池,毕业设计则是在化学所聂宗秀研究员课题组做质谱分析。

国科大首批访学的本科生分布在美国、欧洲和新加坡的5所高校,其中美国麻省理工学院3名、哥伦比亚大学11名、瑞典皇家理工学院6名、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2名、新加坡国立大学21名,学习交流时间为4个月至6个月不等。

的确如此,国科大招收本科生,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培养造就追求科学梦想、献身科学事业、立志科学报国的未来科技领军人才。正如丁仲礼曾说过的那样,“国科大培养的不是野战军,而是‘特种兵’,是未来的科学家”,而要培养未来的科学家,就“一定不能短视,要有长远眼光”。

本科生培养全程实行学业导师制,每人一导师,引导学生合理规划学业和未来发展。本科生学业导师共982人,其中院士76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388人、“千人计划”入选者68人。此外,本科课程主讲教师共有457人,其中正高级职称306人,占比67%,其中院士18人、长江学者3人。20172018学年,本科基础课均由正教授及5位院士授课,10位院士为本科生授通选课程。

从学业路程来看,过去4年,国科大首届本科生可以说翻过了“三座大山”。其一便是1~3学期公共基础课的学习,听起来简单,但却让不少本科生叫苦。在这共计75~83学分的公共必修课中有40~48学分是数学、物理、计算机类课程。也因此,国科大曾被戏称为“数学物理大学”。

本着既要打牢基础、也尊重兴趣天赋的出发点,国科大为本科生设计了“三段式”培养方案。第一阶段为公共基础课学习,学习结束后,学生可以重新选择专业和申请调整导师;第二阶段为专业基础课学习,重点学习专业基础性课程,选择具体专业方向,确定专业导师;第三阶段为第四学年的专业学习和科研实践。

“在MIT,仿佛回到了两年多前刚刚走入国科大时,你不知道院士们什么时候就会走进教室、走上讲台,每天都充满着期待和憧憬。”

近日,记者从国科大获悉,这拨儿本科生中有290人即将毕业,其中直接就业的仅有7人,其余243名毕业生明确将继续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毕业生深造率达83.8%。此外,1人结业,1人在休学,30人延期毕业,10人退学。

最后一座“大山”,也就是78学期,学校将会为学生提供机会到世界名校访学交流一个学期,据了解,2014级本科生参加访学项目的有186人,约占在学人数的60%。同时,学生需要到中科院各相关研究所做毕业论文。

世界名校随你挑

科学网博主吴宝俊在一篇博文中写道,国科大培养本科生,是为了教育的理想服务,如果本科生毕业后去世界上更优秀的大学深造,比留在中科院更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世界级人才的话,为什么不送孩子们出去呢?“培养人才是‘大我’,解决生源只是‘小我’,国科大当有实现‘大我’的勇气。”

这让刘钰感觉受益匪浅——在大一时便曾到中科院化学所光谱组,接触红外、紫外、圆二色光谱仪,上手学了激光共聚焦和全反射荧光显微镜等。大二,进导师杨国强研究员的光化学课题组,大三又进入曹安民研究员课题组学制作锂硫电池,毕业设计则是在化学所聂宗秀研究员课题组做质谱分析。

“国科大的办学模式,包括课程开设和科研实践,都和MIT这所世界著名高校很相似,之前在校学到的知识也是最前沿的科学理论。”这是2014级化学专业曹政在麻省理工学院访学时的感受。毕业后,他将前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深造。

在国际学术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出国留学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最近,中国科学院大学首届本科生赴境外高校访学的消息却引起了广泛关注。

“我在MIT,遥望国科大”

从学业路程来看,过去4年,国科大首届本科生可以说翻过了“三座大山”。其一便是1~3学期公共基础课的学习,听起来简单,但却让不少本科生叫苦。在这共计75~83学分的公共必修课中有40~48学分是数学、物理、计算机类课程。也因此,国科大曾被戏称为“数学物理大学”。

最初接触大一的数学、物理、计算机课程时,2014级化学专业学生刘钰有些不适应。“相对于高中的学习经历,大学的每门课程、每节课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理解与消化,而需要反复体会才能吃透的学科内容,易让人产生挫败感。”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7-05-18 第1版 要闻)

国科大2014级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本科生陈冰露今年被选派到美国常春藤盟校——哥伦比亚大学。在哥大学习一个多月时间之后,她被这所不设围墙的学校自由的学习氛围所深深感染,也为学校严苛的核心课程体系而通宵达旦地学习。“古老的哥伦比亚大学头顶王冠,手执明杖,它是整个纽约的浓缩,多元的文化背景,云集的精英,走过百年,留下的不是岁月痕迹,而是耀眼的王者风范,引领着一代又一代学子通向理想的彼岸。”

“国科大的办学模式,包括课程开设和科研实践,都和MIT这所世界著名高校很相似,之前在校学到的知识也是最前沿的科学理论。”这是2014级化学专业曹政在麻省理工学院访学时的感受。毕业后,他将前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深造。

据初步统计,2014级本科生在学业导师的指导下完成学术论文近80篇,部分论文已发表在国际顶级刊物。之所以取得突出的科研成果,席南华认为,主要得益于国科大所实行的科教融合的培养体制和学业导师制,使得本科生从大二就开始与一线科学家面对面交流,接触先进的科研设备和大科学装置,更加近距离感受了科研的魅力,激发了科研兴趣,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精英教育”长什么样?

到了46学期,专业基础课加上了少量专业方向课,还给学生留下不少时间选修其他学科课程。此外,学生要在学业导师的指导下从事科学研究。在这里便不得不提,国科大的“豪华”师资阵容。

“2014级的本科生只要按规定完成学业,都可以申请赴境外学习。”国科大副校长杨国强说,境外学习安排在本科第三学年或第四学年实施,旨在培养本科生的跨文化交流能力,更多地了解西方文化和思维方式,提升创新意识和综合素质。

首届本科毕业生深造率达83.8%

截至目前,国科大首届“本科生赴境外学习交流计划”进展顺利,首批43名2014级本科生在2017年元旦后赴境外著名高校进行交流学习,2017年秋季学期访学工作也在稳步推进。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高考官方微信公众号高考家长圈。获取往届优秀家长经验、志愿填报技巧、考生心理辅导方法、考前营养搭配等诸多优质内容!

4年前,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首次招收本科生,共332名,如今到了收获的季节。

本文由js333发布于js3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科教融合,送本科生出国

关键词:

上一篇: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我国科研人员在气味偏

下一篇:现世亲属,我学者为三叶虫演化关系提供新证据